注册送58元体验金

  首页   |  注册送现金50元   |  注册送体验金   |  送彩金的娱乐平台   |  注册送58元体验金   |  注册送58元体验金   |  送彩金的娱乐平台   |  注册送体验金   |  注册送现金50元
最新更新
相关文章
> 注册送体验金 > 文章内容
《亲爱的花朵》入选《2014年中国散文精选》指间沙
?
  

 

 编者点评:安然《亲爱的花朵》是一篇诗意美文,由百花盛开而哲理追索而人生况味。有能力把几朵花儿写得这么千秋万代、地老天荒的,不仅靠才华,更是投诸了生命的火焰。

 

 

 

《亲爱的花朵》入选《2014年中国散文精选》

 

 

  ,注册送58元体验金;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,注册送58元体验金;   《2014年中国散文精选》目录

心灵有约

等着我/倪萍

当兵上战场/周大新

致鱼山/叶梅

八月,别走/艾平

一个人的车站/范小青

出发抑或抵达/朱蕊

滇越铁路的历史记忆/杨杨

身体内的闪电与玫瑰/杨献平

故园石羊/和谷

屋顶上的梦/宁肯

世说新语

东坡赤壁怀古/陈世旭

虞美人/徐刚

沉郁岳阳楼/刘醒龙

却金时代的一块石头/詹谷丰

诗豪刘禹锡/王剑冰

向郑侠致敬/小山

夜宿白鹿洞书院/刘伟

一条必然的路/陈启文

终南山/朱鸿

又上心头

山在山的深处/朱秀海

不冻泉/王宗仁

冬天的记忆/田珍颖

我的小院我的故事/柳萌

回忆采访陈景润先生/徐可

送别黎丁/韩小蕙

咫尺无限/王多圣

草湖人家/安谅

亲情的盛宴/苗莉

哥伦比亚的老游击队员/黄怒波

外科医生的手/格致

百花深处

浪打沙湾寂寞回/王巨才

从看画和画燕逆飞说起/林岫

向死而生的飨宴——《鲁本斯、凡·戴克与弗兰德斯画派》列支敦士登王室收藏展/萧歌

信天游/刘成章

书案上的印经板/江洋才让

清水音乐/刘云

盖叫天“皆无俗气”?/王晖

诗意的蝉/汤世杰

人与自然

行色/朱以撒

中药芬芳/林文钦

槐念/宁新路

议论风生

净手拜读经典/刘兆林

穷人/乔叶

关于“红烧肉”的博士论文/陈歆耕

对我来说,散文是什么/穆涛

人生不是为了爬行,而是为了飞/李犁

桃子核桃杜拉斯/马小淘

行走天涯

海上的棋盘/张承志

初探湄公河/张曼菱

西塘的心思/任林举

五店市听墙/许谋清

蓝色赛里木/苏叶

遥远的灯光/阿成

去凤凰/皮佳佳

微信选粹

乌镇的乌托邦/朱大可

沉默不是金/刘瑜

当你站在新疆看中国的时候/刘亮程

《橄榄香》:董桥和他高雅清贵的朋友们/纳兰妙殊

强奸犯站出来的那一刻/微友A

三堂课改变富二代/微友B

贵族精神不是用钱买来的/维杰

读书的目的不是为了记住/微友C

送给二十岁出头的姑娘/仇小丫

编后絮语/韩小蕙

 

 

 

 

中国作协创研部选编的这本《2014年中国散文精选》力求选出2014年度最有代表性的散文作品,力求能够反映该年度散文这个文体领域最主要的创作流派、题材热点、艺术形式上的微妙变化。同时,本书坚持风格、手法、形式、语言的充分多样化,注重作品的创新价值,注重满足广大读者的阅读期待,多选雅俗共赏的佳作。

 

后记

 

 

韩小蕙

 

 

今年的这本集子编得比每年都困难,为何?乃作品太多。虽然反复对比斟酌,注册送58元体验金,几经删减,但字数仍然大大超出。看看似乎哪篇都不能删去了,只好对长文作节选。一而再,再而三,最后交付给出版社,仍收到“无情”回复:必须再删掉7万字!

倒不是说字字珠玑,篇篇精品,但删不去确实有删之不去的理由。有的是因为立意、结构、文字表达,通篇皆好;有的是因为内容重大,博厚沉雄;还有的是因为题材重要,比如少数民族一家亲等等。存在即有存在的合理性,黑格尔名言:“存在即合理。”

 

一、人物命运紧紧抓住了散文的心

 

此书中,最让我感动的是一组人物散文。

朱秀海的《山在山的深处》给我的不仅是感动,更是震撼,我想读者会与我一样久久不能释怀。一个声震全国的战斗英雄李大德。战场上的狮虎豹,在和平年代竞落得那样悲惨的下场,像蚂蚁一样默默无闻地死去了,是什么“力量”消失了英雄的血肉、筋骨、精气神?更有一种看不见的可怕“力量”存在于我们的社会中,连高位的将军,乃至于省委书记、市委书记也奈何不得。生活荒诞得难以想象,如果是用小说呈现,那就一定以为是作家的肆意编造;可这确实是一个真实的人物与命运,它击碎了我们胸中的许多美好理想。我此刻只想呼号:那荒诞之源,在哪里?

王宗仁的《不冻泉》又是写西藏线上的兵站人物,这回是电影《昆仑山上一棵草》的主人公老惠和惠嫂,一对军夫民妻的高尚奉献精神,即使在今天这个物质化了的年代、金钱化了的社会,依然会让有情操的人们热血奔涌。以写西藏官兵为“生命源”题材的王宗仁,不知怎么掌握了那么多活生生的人物和故事,他手里就像有一个百宝囊,什么时候伸手都随时能抓取出一个宝贝。王宗仁的表现手法也值得一书,他总是把自己摆进去,用个人情感和内心活动作为引线,于不动声色之间就把故事讲完了,同时也把故事的主人公树立在读者的眼前。这种“不露痕迹”却“尽得风流”的手法,亦即“没有技巧的技巧”,恰是被许多文学大师们推崇过的重要的文学手段。

我还特别喜爱王多圣的《咫尺无限》,他笔下那个完颜家族的小男孩,是多么的有血有肉,让人陪着辛酸:上到二年级还不能拥有属于自己的帆布黄书包,只能延用姐姐的旧花兜而变得忧郁,小小心思里装满了小大人的各种梦,即使挨打也一次次远远地行走……如果我臆想得不错的话,我猜这个男孩的生活原型就是王多圣自己。不过又不完全是他自己,而是经过岁月的锻造之后,经过生活的淬火之后,经过文学历史哲学宗教科学的熏陶之后——如今已四十多岁的王多圣,回望自己的来路,越发清晰地了解和理解了那个小男孩的所思所想,同时也以这篇文章开拓了一个新的写作视角。

倪萍的《等着我》虽然不是专写人物的篇什,但她笔下的几个人物的命运,还是深深抓住了我们的心,令我们的眼窝发热。那位执拗寻找生身父母的白化病女孩,那个敢于追求爱情的“小白兔”,连同是否要重新站回到聚光灯下去做这个节目主持人的倪萍自己,一组人物的命运纠结在一起,显示出共同追求真善美的热度。倪萍可真会写文章,行云流水般的叙述,无距离的推心置腹,深切信任之下的交心,构成了一个大大的“真”字。“真”字开头,善良形影相随,美便留下了永恒。

 

二、璀璨的散文之光亮起来

 

除了诗歌的凝练,散文在诸种文学体裁中,可能是最讲究艺术审美的文字了。

散文艺术审美的高度在哪?首先——文字。好的语言是散文写作的制高点,一篇散文,第一段就把你抓住,让你忠实地跟着走的,除了悬念性的情节,就是语言了。光彩的语言是报春花,万紫千红,灼灼烁烁,一下子就把人的精气神调动起来了。

不过中青年后来者不断涌现出来,又给散文带来了强大的能量和耀眼的光芒。中国真不缺人才,散文界也真不乏才华横溢的后来者:

张亚丽《京城的告密》从北京的建筑起笔,逐渐涉及人心、社会、国家、政治,以及文化、文脉、文明……感觉先锋,视野磅礴,语言瑰丽,气象万千,既有传统文化的素养,又有现代新锐意识,十分难得。

 

安然《亲爱的花朵》是一篇诗意美文,由百花盛开而哲理追索而人生况味。有能力把几朵花儿写得这么千秋万代、地老天荒的,不仅靠才华,更是投诸了生命的火焰。

 

 

三、个性是世上一种难得的珍宝

 

散文是当今中国创作数量最多的文学品种,散文创作大军从来就不愁源源不断的兵源,每天,都有大量新的作品问世。要在这么澎湃的作品大潮中被人看到被人喜爱被人刻骨铭心,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?我以为是——独特的个性。

也就是说,无论就题材、语言、观点、结构、创新等各方面,你至少得占上一样,把文章写出你的与众不同。

读萧歌《向死而生的飨宴——<鲁本斯、凡·戴克与弗兰德斯画派>列支敦士登王室收藏展》这篇艺术随笔,青年文学评论家饶翔用了“惊艳”两个字,我认为是太准确了,对了,就是这种感觉。虽然书写这两个画展的观后感对于学艺术史的清华硕士萧歌来说,正是她的强项,但能腾身到欧洲艺术史的半空中,脚踩滚滚流云向下俯瞰。捋出几条主要脉络然后及面、及点,不禁使不甚了了的外行读者们得着进门的通道,能迅速登堂入室,觅得珍宝。何况萧歌的语言不按常理出牌,既是感性的诗意的,又是哲学的理性的,还具有新一代高智商小资们所特有的先锋范儿,每一句话都能让你心醉。这个“80后”女孩的文学天分是我所碰到的“惊为天人”的那种,她写得真是太漂亮了,又一次印证了“散文在散文之外”乃颠扑不破的真理。

林岫也是艺术界中人,是中老一代的学者型才女,她的华贵更多体现在传统的中国古典美。诗、学、艺各方面的修养,不仅成就了她的才情,也熔炼出了她独卓的识见和深度。《从看画和画燕逆飞说起》即是一扇窗,可见林先生艺学、诗学与文学的一角。

王巨才在生活中是一位宽厚平和的长者,低调做人,没见过他慷慨激昂,连高声都很少见,但这篇《浪打沙湾寂寞回》却显示了他持拙守衷的韧性。从题目看似乎很文气的文章,内里却处处风骨,把他个人对郭沫若这个有大争议才子的钦佩,大河流水一样地放开了心闸。自从做了中国散文学会会长,王巨才对自己的创作要求更加严苛了,据说有时一上午仅写二三百字,但到下午就又全部推翻。所以他的散文数量不多,却一篇扎实似一篇,篇篇皆保持在高线之上,赢得了喝彩和尊敬;他自己则收获了畅游创作之海的自由,身心脑俱轻松,是真正的文学享受。

周大新《当兵上战场》以朴实的文笔,实在的述说,于无声处炸开惊雷,让人对军人充满崇敬。该文所具有的思想容量是为闪光处,值得一赞。

张曼菱和黄怒波这回以奇谲的题材取胜,一东南亚湄公河毒巢金三角,一哥伦比亚游击队员,皆是吸引眼球的热题材。二人都尽量在事件的叙述中表达出自己的独到眼光和观点。尤其是张曼菱关于“帝国主义祸害”的发问,义正词严,是能给不少不分青红皂白的“西粉”们上一课的。这一课的见解之独立,之犀利,之勇敢,之深刻,之一针见血,是多年来未听到的声音了,所以,在此一定要引上两段,与读者共享:

是谁把“金三角”变成了亚洲的伤口和耻辱?

罪恶的根源来自西方。当年英国人殖民扩张,到“金三角”种鸦片,向亚洲强行推销,引发了中国的鸦片战争。现在欧美这些发达国家却不愿承担责任了。当他们指责“金三角”的时候,就好像是一个无辜者。

每个亚洲人和中国人都应该清醒地看看历史:那些处于世界潮流中心的发达国家,在完成了掠夺,吸饱了殖民地的鲜血之后,就遗忘和抛弃了这个被蹂躏过的地区。

当茶叶、咖啡和罂粟都已经过时,石油成为优势资源,同样的事情,它们又到中东,到伊拉克去做了。动机还是掠夺,把别人的土地搞得一团糟。

这么揭示罪恶、把血淋淋的历史伤口重新撕开的文字,肯定要遭到某些人的谩骂。但曼菱不怕,这个历来特立独行的“女汉子”,秉持着文人宁折不弯的秉性,“坚持真理”在她认为是天经地义的一种担当,该说出来的就一定要说出来,她坚信有用,不仅发出了我们这个时代的声音,而且会惊醒一批梦中人的。

今年继续推出“微信选萃”栏目,相比于正统写作的散文,这几篇“随意”出现在微信上的微文章,其个人特性当然更生动,也更顽韧。因为没有了发表的绳墨“标准”着,它们抵达心灵的速度、广度、深度和厚度似乎都更激情。它们有正统散文中所丧失了的一些素质,有时候让我们更加感动。

 

 

散文什么样?散文有创作规律可言吗?当然了!重温过去福楼拜、契诃夫、鲁迅、茅盾、老舍、汪曾祺、林斤澜等中外名家关

 

 

 

还有这几年突然喷涌出大量作品的呼伦贝尔女作家艾平,她肚子里的生活实在太多了,所以一写就收不住笔。本书中我特意收入了她最短的一篇《八月,别走》。别看此文只有两千多字,但却布局精巧,颇费匠心,以“八月,别走”作为一句循环往复的吟唱,把蒙古族男孩小斯日古楞即将上学的准备过程一段段展开,并在这过程中一一展示了蒙古族人家的日常生活和心情。小文短而全面,草原简直被写活了,情趣和温暖像无边的牛群羊群般漫卷开来,一点不输艾平写的其他长篇大文。

总之,我认为,冗长的散文之风是这些年来散文界越来越严重的一个病症,除已招致读者的厌弃外,也与大数据时代的节奏相悖逆,是应该引起众创作同仁警觉的时候了。

 

2014.10.8初稿,10.18定稿 于英伦沃克汉姆红房子

 

 

 


↑返回顶部 | 关闭窗口